和合本的出現 

一本共同的譯本 - 《和合本》的誕生

由於當時在中國不同版本的聖經數量太多,於1890年,在上海舉行的傳教士大會上,各宗派機構決定以「和衷合作」的精神,共同翻譯和出版聯合譯本,稱為《和合本》(Union Version)。這個決定反映了中國教會已預備面對神學分歧、譯經原則、各省方言、遣詞用語等問題的決心。

 

大會成立了三個不同的翻譯委員會,分別負責深文理、淺文理和官話三種譯本,以期達到「聖經唯一、譯本則三」(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)的目的。譯本的出版費用主要由英國聖經公會、美國聖經公會及蘇格蘭聖經公會承擔,並與華人信徒合作下,經過差不多30年才完成翻譯工作。《和合本》於1919年正式面世,成為中國教會史上最重要的聖經譯本。

 

三個譯本對照

約翰福音三章16節​

1904年《和合本》淺文言譯本-蓋上帝愛世、甚至予其獨生之子,俾凡信之者、免淪亡而有永生、

1919年《和合本》官話譯-神愛世人、甚至將他的獨生之子賜給他們、叫一切信他的、不至滅亡、反得永生。

1920《和合本》深文言譯本-蓋上帝愛世、至賜其獨生子、俾凡信之者、免沉淪而有永生。


《和合本》的貢獻

推動白話文

 

中文聖經《和合本》於1919年出版,當時中國正值開展了「五四運動」…

 

1919年5月4日發生的「五四運動」,簡述為以青年學生為首的愛國運動,提倡白話文,反對舊禮教和封建迷信,又提出民主科學的口號。「五四運動」其中一個對中國文化影響深遠的,就是白話文學成為學術主流,新文學家紛紛提倡白話文學,脫離固有的道德規範,創作空間大增,寫實、浪漫、人道主義紛起。

 

《和合本》是當時第一本以白話文譯成的鉅著。胡適、周作人等學者,把《和合本》譽為白話文的典型;羅香林稱其為超凡的巨作。這固然是由於上帝智慧奇妙的啟示,而與當時譯經學者嚴謹認真的態度,也有極大的關係。參與其事的宣教士們,不乏為精通白話文者、如狄考文、鮑康寧;而且得到華人信徒的幫助,其中有後來成為中華基督教會全國總會會長的誠靜怡。他們虛心求真,每有辯疑,常徹夜不休。這是因為他們知道所作的,攸關教會信仰的百年大計,必須做到盡善盡美。

 

期間,有人抨擊「白話是馬太福音體」,魯迅回答:「馬太福音是好書,很應該看。」

 

中國近代著名文家周作人在〈聖書與中國文學一文〉(按:聖書即聖經),對《和合本》的文學作出深度的評述,他說:「倘若離開了正經古說訓這些觀念,用純粹歷史批評的方法,將它當作國民文學去研究,一定可以得到更為滿足的結果。這是聖書研究可以給予中國治理舊文學的一個極大的教訓與幫助。」

推動教會合一

近一百年前,也即是1919年,當《和合本》聖經在中國面世時,很多教會用它作為文盲信徒的識字課本,聖經公會又以遠遠低於印刷成本的價格出售,《和合本》聖經出售的地區幾乎遍及中國各省及東南亞各地。上帝的大能、慈愛、救贖與旨意透過上帝的話語彰顯出來,使千千萬萬中國人悔改歸向主,接受十字架的救恩。

 

《和合本》能廣泛流傳,成為教會和信徒的至寶,在華人教會歷史中根深蒂固,是因為《和合本》忠實地從原文聖經翻譯出來。當時譯者們的態度是「和合本就是上帝的話」,在追求「信、達、雅」的翻譯原則上,若不能兼顧,則以「信」為優先。

 

多年來,《和合本》扶植了全球超過三十多萬間華人教會,先後孕育了億萬華人讀者的信仰,可謂影響深遠。即使1949年後中國內地信徒經歷了不少磨難,很多人更為著保存這本聖經,並忠於經文裏一言一語的教導,作出莫大的犧牲。

© Copyright 2018 by Hong Kong Bible Societ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