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聖經的

翻譯歷程

影響華人教會最深遠的,無疑是中文聖經的翻譯。大約二百年前,西方傳教士回應上帝的呼召,遠赴重洋,踏足中國,克服語言的限制、文化的差異、思鄉的情懷,為翻譯中文聖經付出不少心血。影響華人教會最深遠的,無疑是中文聖經的翻譯。大約二百年前,西方傳教士回應上帝的呼召,遠赴重洋,踏足中國,克服語言的限制、文化的差異、思鄉的情懷,為翻譯中文聖經付出不少心血。影響華人教會最深遠的,無疑是中文聖經的翻譯。大約二百年前,西方傳教士回應上帝的呼召,遠赴重洋,踏足中國,克服語言的限制、文化的差異、思鄉的情懷,為翻譯中文聖經付出不少心血。影響華人教會最深遠的,無疑是中文聖經的翻譯。大約二百年前,西方傳教士回應上帝的呼召,遠赴重洋,踏足中國,克服語言的限制、文化的差異、思鄉的情懷,為翻譯中文聖經付出不少心血。影響華人教會最深遠的,無疑是中文聖經的翻譯。大約二百年前,西方傳教士回應上帝的呼召,遠赴重洋,踏足中國,克服語言的限制、文化的差異、思鄉的情懷,為翻譯中文聖經付出不少心血。

基督新教第一部在中國翻譯的聖經

 

馬禮遜於1807年進入中國時,除了學習中文外,也同時展開了翻譯聖經的工作。他翻譯的《神天聖書》,常稱為第一本在中國翻譯的中文聖經。他於1813年完成新約,1819年完成舊約,1823年在馬六甲出版。

同期間,另一個由英國浸禮會宣教士馬殊曼(Joshua Marshman)主持的中文聖經翻譯計劃正在印度進行。馬殊曼的新約譯本於1816年在印度出版,而全書於1822年完成及出版。

由於這些譯本仍有許多可以改進之處,因此出現了麥都思、裨治文、郭實臘及馬儒翰合力完成之修訂本。他們於1836年完成新約。1838年,主要出自郭實臘之手的舊約譯本面世。後來太平天國使用的《新遺詔聖書》與《舊遺詔聖書》,便是根據四人小組的成果加以修改而成。

衍生了不同地域語言的聖經譯本

1842年爆發鴉片戰爭後,中國宣教之門大開,英美差會的傳教士於1843年在香港討論如何重譯聖經,把聖經的名詞統和譯本統一。但是由於神學問題(如使用「浸」、「洗」或「神」、「上帝」),各宗派最後分裂為不同派系,以致1850至1910年間,不同譯本紛紛湧現,其中一個比較著名的譯本就是(新約:1852年;舊約:1854年)《委辦譯本》。

當時中文聖經譯本主要有三類:文言文官話方言

文言文譯本主要有《委辦譯本》、裨治文/克陛存譯本、1853年的《高德譯本》(J.T. Goddard),以及1885年楊格非(Griffith John)的《淺文理新約譯本》等。

官話譯本主要包括1856/1857年出版的《南京官話譯本》,此外還有1878年的《北京官話譯本》新舊全書約等。

另一類是中國各省的方言譯本,特別是東南沿南地區的土話。如吳語系譯本、閩語、客家語系、粵語系等,共有二十多種方言。

 

各早期譯本的對照例子

約翰福音三章16節

1822年馬殊曼文言《新約全書》-蓋神愛世・致賜己獨子・凡信之者不致沉淪・乃得常生也.

1823年馬禮遜文言《新遺詔書》-蓋神遣厥子降世非為審定罪世、及致世因之可得救也。

1854年文言《委辦譯本》-蓋上帝以獨生之子賜世、俾信之者免沉淪、而得永生、其愛世如此、

 

1857《南京官話譯本》-上帝把獨生的兒子、賜給世人、使那信他的人、免得永遠受苦、可以得著長久的生命、上帝愛惜世人如此。

1885年楊格非《淺文理新約譯本》-蓋上帝愛世、甚至以其獨世子賜之、使凡信子者、不至滅亡、而得永生、

1898年楊格非淺文言《新約全書》-蓋上帝以獨生之子賜世、使凡信之者、不至滅亡、而得永生、其愛世如此

1872年北京官話《新約全書》-神憐愛世人、甚至將獨生子賜給他們、叫凡信他的、不至滅亡、必得永生。

© Copyright 2018 by Hong Kong Bible Society